最新文章

散文随笔 ·

观雀之感

我对麻雀没有什么好感度,儿时听人说:麻雀归属于“四害这类”,因而普遍许多人用骰子,放上鱼饵捕获,也普遍男孩用自制弹弓射下。 退休后,迷到了美术绘画。教师讲鸟的画法时,经常以麻雀特征分析,一副红梅花;添上几个麻雀,界面猛然活了起來。从那时起,我对麻雀拥有兴趣爱好。 初教画麻雀,虽走形,但欣赏自己,到也趣...
散文随笔 ·

杜鹃香校园

校园里的杜鹃花开过,一丛丛,一片片,清风徐来,白的如雪,红的如霞,总让人到禁不住中喝醉心底,痴了眉目。 校园2020年的杜鹃花开得有点儿晚,常常在校园穿行时,对杜鹃花的期盼也便日渐明显起來。看不见杜鹃花开,好像找不着哪个期待已久的盆友,前几日见到杜鹃的树梢变绿,花也仅仅星光点点,内心颇有多少寂寥。 今...
散文随笔 ·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这一次在意想不到,一个严寒的冬季下午,在清洌的风和雨的守候下又一次赶到你的身旁。是的,芭蕉沟,我来了,芭蕉沟,久违了。 由于嘉阳小火车,我了解了你——芭蕉沟,由于你是小火车的终点;由于在嘉阳从业推广工作的关联,我了解了你—芭蕉沟,想不起来有几回乘座小火车奔向你;由于旅行社的独立创立,旅游资源开发的事宜...
散文随笔 ·

书香韵语

安家落户之后,“然”妻怀孕在身。我购买一些经典名曲光碟,用于平复她安胎期内的烦躁不安情绪。印象深刻的钢琴曲,莫过舒伯特的《摇篮曲》、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妻并沒有赏析曲子的体细胞,听得近乎恶心想吐。我只能改弦易张,每天捧出书柜的大部头,读上一时半晌,权且作为宝宝胎教。 “开谈不用说红楼梦,读尽圣贤也...
散文随笔 ·

山月不知心里事

三毛说:我赶不及认真地年青,待搞清楚回来时,只有挑选认真地老去;王世贞说:百年老那得更百年老,今天还须爱今天;庄子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马过隙,忽然而已;而我讲:工地扬尘纵马怎样是,千万里河流马仆人。此世有意向谋利禄,何需静候鬓生尘。 曾想,浮花浪蕊零落尽,是不是我已来到性命的最深处?雾散,梦醒,我终于认...
散文随笔 ·

三河古镇游记

情旅途中,喜欢在岁月。在这新老岁数更替的生活里,赶到了梦镜中的三河古镇,古镇坐落于安徽合肥肥西县南,國家5A级度假旅游景区,三河因丰乐河、杭埠河、小南河三流水贯期间而而出名。 走入古镇,恍然大悟,星罗棋布的马头墙,层峦叠翠的呈现在眼下。“青石砖小瓦马头墙,神殿挂花落格窗”,给人梦镜的觉得,又像一幅素雅...
散文随笔 ·

另一种人生

每一个人常有过自身所喜爱或尊崇的明星的公众人物,换句话说,一个人无论主动或不自觉,常有将会变成他人的纷丝,而所喜爱和钦佩的目标,又与自身的兴趣爱好、喜欢和平时的关心相关,另外也与了解一个人的媒体与方式相关。 因为自身的兴趣与爱好,我所关心的多是文化人,所喜爱和崇敬的目标也源于在其中。我有时候有心地...
散文随笔 ·

带着心灵去旅行

带着心灵去旅行,让观念穿越重生浮尘,穿越重生喧嚣,超越来来去去的车流量,超越此起彼落的人来人往,让心缓缓的沉定,扫去躁动不安的惊涛骇浪,偎依静谧,相拥自然界。 用一颗处事不惊的心,缓缓的接吻太阳,让那灿烂的春色穿越重生我的胸骨,映射进萦绕的心室。让雾霾天气的心空,霎时间,恍然大悟。 亦或静座于草坪...
散文随笔 ·

岁末感怀

树枝的叶片,仿佛昨天还随风摇曳,而转眼,2019,已从时光的树梢谢落。觉得好忽然,似醒非醒的,一年就是这样,糊里糊涂地走来到最深处。 但无论你怀着一种如何的姿势,怀着一种如何的心理状态,岁月如洪,新的一年,终究会如期而至! 立在岁月的最深处回顾,去日恰似远逝的帆,逐渐的从人们的眸光里沉颓,留有一份沧桑的...
散文随笔 ·

庄墓圆子

我的故乡坐落于皖中平原区,确切的说应该是山坡地。一条好像是黄河的一条無名干支流和一条相对性悠久端庄的省道在这里欢聚,庄墓立交桥从而而“出世”。小镇的姓名称为庄墓,听说是秋春战国楚国一位君主的墓下葬在此,庄墓就由此而来,但我迄今也不知道此墓在哪儿。小镇上带一道招牌菜——庄墓圆子。在记忆里最深处,圆子是...